主页 > 产品展示 >

王亚龙的长线

发布时间:2018-11-14 10:53

每次我回到绍兴,我都喜欢去绍兴的老街区。看一看房子的白色墙壁,走在崎岖的石路上,感受到小桥的水乡和流水。

今年绍兴特别冷,那一天,多云的天空飘散,大雪花。我的二兄弟陪我去了西路。西线保留了绍兴老街的风格,清清河两岸都有走廊檐的小径。走在小路上,让人仿佛回到了老绍兴。

经过那座斑驳的老谢公桥,我们来到了新河农城,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大拱门,上面有四个大字,这是近几年建造的。天关是嘉靖年间上书鲁本官府的一个标志,由于上书官府的老调,陆赋也成了天关之家。陆福十三殿是绍兴少有的明代古建筑之一。不幸的是,我们到了门口,铁将军把门拿走了,门悄悄地走了,只有一只小花狗懒洋洋地躺在门口。

我在等我的第二兄弟回来。他对一位老母亲说了几句话,然后急忙跑到路福旁边的小巷。这是长江以南的一条常见的小巷,因为它靠近陆府的高墙,另一方面,它是一座有高墙和一扇小门的民居,下面是一条狭窄的板岩路,所以小巷很深。二哥身边一家一看,边嘴里喃喃自语:忘了,大该是这。我追上了我的第二兄弟,把他拉走了。多不文明啊?你找什么呢?我微笑着问我的第二兄弟。他深深地对我说:这叫王亚农,这里有我的初恋,有我难以忘怀的痛苦,让我慢慢地对你说。

那一年,第二兄弟二年级,他的中程跑得特别好,是学校的200米。400米冠军.由于速度快,反应灵活,被学校足球队选中,打左翼.该队多次代表该队参加地区比赛,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不经意间,二哥发现在训练场的边缘,一位同学一直注意着他,只要有训练课,就能看到身影静静地站着。

到了第三天,一天放学后,女孩小红,悄悄地递了一封信。这封信表达了他对他第二兄弟的爱。从那时起,他们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悄悄地相爱了。与今天恋爱的学生不同,他们从不约会,也不会影响他们的学习。只是在交流书信时互相鼓励,努力学习,努力进入一所好学校。

一年后,二哥如愿以偿,进入绍兴第二中学。萧红被绍兴卫生学院录取。开学前一天,小红邀请二哥到她家来。这是他第一次走进王亚龙。在王亚农家,二哥来来去去,心砰地一声,不敢敲门。然后小红出来看他是否到了,却发现他呆呆地站在门口,把他拉进了她家。小红的母亲是一位开明的长者,没有让二哥难堪,也有绍兴好客的习惯,为二哥做小吃。从那时起,王亚就成了二哥常去的地方,给他留下了一串长长的脚印。

第二年,我父亲因小腿静脉曲张而被第二家医院接受手术。在医院的时候,我父亲找了一位护士特别照顾他。当第二兄弟来探视时,谜团被解开了。护士是小红,他碰巧在这家医院实习。知道真相后,我父亲面带微笑。父亲说:我二儿子高中毕业的时候,我上了医学院,所以我的医生和护士,哈。

王亚龙的长线

但很快,父亲的梦想就破灭了。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二兄弟上大学的梦想破灭了。由于革命的结果,所有三岁的中学毕业生都到农村去接受贫农和中农的再教育。原来我们家已经到农村去了,二哥不需要去农村。然而,有一些独特的,所谓的民族山川一红,二兄弟也注定要死。被列入去农村的名单。

小红也不得不走了,她被分配到一家孤岛医院。作为一名卫生学校的学生,虽然她被分配到离岛,但她是一名公务员。第二兄弟是个真正的农民。这两个人的社会地位差别很大。在几个不眠之夜之后,二兄弟做出了一个艰难而痛苦的选择:切断爱情丝,切断联系。让小红走自己的路,追求自己的幸福。

在69年的冬夜,天气很冷,天空中飘着那么多大雪花。二兄弟又来找王云容,他知道第二天他要去海岛,那将是他们最后的离别。小红叫二哥在那个公社里分发,那个大队,以后可以通信。第二兄弟撒谎说没有分发。

在王亚农,四年来他们第一次手拉手,短短的王尤农,这一次似乎太长了,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走着,这个时候千言万语成了一只沉默的手。

深夜,小巷边传来母亲的咳嗽,二兄弟知道小红的妈妈在叫她家。二哥也没有回来离开那个曾经梦到王亚身边的农家,消失在那无边无际的黑夜里。

后来,小红来找你了?有一封信吗?我急切地问。

她来到信旁,回家看望她的亲戚,但我藏了起来。

从那以后你见过面吗?

是的,后来她娶了一位海岛官,她和丈夫回到绍兴,现在有了两个女儿,都已经大学毕业了,很幸福。其实她回绍兴以后,已经知道我的情况了。只有为了不打扰我的生活,好像无意中遇到了农贸市场。

会后怎么样?

一切照常,人们过着宁静的生活,我知道你的意思,傻小子,你想象的那种结局是小说家,现实生活并不那么浪漫。第二兄弟笑了笑,回答说。

是的,这就是生活,但我真的希望他们能走在那长长的王亚手中。

上一篇:叹息婚姻,墨水染茧的感情几次疯狂的

下一篇:文革早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