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品展示 >

文革早期

发布时间:2018-11-15 13:58

为了适应革命形势的需要,该队已从宁夏返回兰州。当我们三人带着成就回到兰州,走进办公室时,许多同志从椅子上站起来,热情地与我握手。离开前的冷漠和现在的热情,让我像个和尚,迷茫了。

一九六六年初夏,我有幸从西北来到北京地质学研究所进行科学研究实验,与老陈一起住在旅舍里。当时学校里的气氛似乎很奇怪,实验室里的老师们经常见面,校园墙上贴着大海报,似乎正在酝酿一场像1957年那样的斗争风暴。

早餐后的一天,老陈和我像往常一样去了实验室,但门被锁上了,玻璃上贴了一张告示,说我们10点在操场上开会,所以我们不得不回到宾馆休息。

宾馆建在操场的南边。透过窗户,我们可以观看操场上的活动。十点左右,各院系的学生聚集在操场上,大旗批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高高挂在讲台上。人群中发生了一阵骚动,然后他们用聂某击倒了高,反对国王的口号像潮水一样咆哮,然后三个脖子上挂着大标志的人被带到讲台上,他们的头深深地低下,双手紧握在大腿上。大木牌堵住了他们一半的身体,木牌写得很高;聂王,想当然地认为他们是今天进攻和打倒的对象。感情用事的演讲者一个接一个地走上讲台,高喊口号,被批评的人出汗,可能是因为他们站得太久,腿在发抖。将近两个小时的战斗结束了,人群散开了,地上堆满了无数的报纸、砖块和小旗帜,这些只是用作垫子的垫子,操场很粗糙,但平静又恢复了。

从那一天起,实验室的门就再也没有开过,几乎每天都在操场上,但是那些被批评的人却不时地改变。墙上越来越多,层层堆叠着,一阵风过后,纸被吹走了校园里肆无忌惮的乱舞。那时,老师们停止了教学,学生们也停止了阅读,但是他们的工作似乎比革命开始前更加繁忙。由于做不到这个实验,老陈和我只好回家了。

当时,我们的工地在宁夏的盈水大桥。在我们返回工地后的第二天,小组还举行了一次全体会议,详细阐述了有关在建筑工地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各项事项。分部秘书说:

队部有大量的纸和笔,每个人都应该积极地写大字海报,没有人,没有问题,没有框架,揭露所有你知道的反社会主义的东西。这就是我们供水团队的革命是如何开始的。

第二天,又准备了一大锅糊,新扫帚变成了刷子,同志们把海报贴在院子的墙上。大字报揭露了许多问题:张三透露李思偷了他的作品,这被称为革命意志的衰落;李思透露,张三用公文写信给自己的家人,这就是所谓的冒名顶替。王武透露,赵刘抱怨说,书记没有带头,这叫对党的不满,也有赵刘透露,王武不听领导的安排,自己行动。这被称为无政府主义。总之,那天每个人都暴露了别人,每个人都被别人暴露了。一顶带有轮廓和线的大帽子应该附在后面。

老陈和我有一些例外,因为我们刚从北京回来,对那里的大型海报和批评会议有很多想法,所以我们都摆出了观望的姿态,准备等到看到目标再发射炮弹。多么混乱的第一天,枪战我输了!于是他拿起笔,写了一个大字标牌,题为“打指挥所的战争”,我的用意是:要求同志们开枪看清楚目标,敌人指挥所有敌人的钥匙,指挥所被打败,战争胜利;同志们,请记住,群众不能同群众作斗争,以免伤害他们的同志,放敌人走。我的大字海报一贴,工地的小院子就掀起了一股巨浪。当然,有些人同意,有些人反对。那天饭后,同志们一个地走了,连老陈也走了,说组织已经通知他们去开会了,留下我一个人。想,一定是我的大字符号有问题,灾难就要面对了!晚上11点以前没有人回到我的宿舍,但宿舍其他地方的灯光很亮。既然命运把我送到这片土地上,我就不得不趁这个机会睡一觉,睡得安静,没有打鼾。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世界真的变了。我醒来前我房间里的人已经离开了。昨天,院子墙上的粉红色大海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新的绿色。同志们也挤在别的房间里,全神贯注地写着,我是院子里唯一一个地阅读新产品的人,那些大字海报的标题大多是关于反对叶转移的总方向的。叶转的总方向不够好,不足以质疑叶要打哪个指挥所。老实说,那时候我过得很艰难。我不敢和我最好的同志说话。当我走进房间时,他们跑到了院子里。我跑到院子里,他们又进了房子。突然间,我在他们中间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恶魔。

文革早期

一周后,船长召见我说:

北京的实验无法完成,于是联系了南科学院。明天你和老陈、老王将去南京。这样,我就能摆脱被孤立的尴尬。我们在南京呆了将近一个月,终于完成了任务。

为了适应革命形势的需要,该队已从宁夏返回兰州。当我们三人带着成就回到兰州,走进办公室时,许多同志从椅子上站起来,热情地与我握手。离开前的冷漠和现在的热情,让我像个和尚,迷茫了。这时,左姐姐笑了起来,紧握着我的手说:

传单!我们一直在等你!

为什么?我疑惑地问

你走后,全队成立了一个临时革命委员会,你被选为我们革命委员会的主席!

为什么我?

因为你在毛主席写“枪命”之前写了一个“打指挥所”的大记号,所以你有远见,一定能把握斗争的大方向,所以大家都相信你。

我不能.我不想这样!我建议选择一个年纪较大的同志。

这是革命工作的需要,同志们选举我为副主任。我们不应拒绝这样做!

直到后来,设计院、调查队和各单位的临时革命委员会成立以来,设计院、调查队和各单位的主要领导人才成为审查和批评的对象。

一张大字报,一次严峻的考验和一种气候的出现,把我推到了历史的这一小舞台上。在那之后,会有很多故事,那些故事充满无私,执着,激情,狂热和盲目,但大多数或混乱!

上一篇:王亚龙的长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