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加入信游 >

安静等候室

发布时间:2018-11-15 13:58

下午五点左右,我背着一个黑色的大旅行袋,左手拿着一把小布伞,在细雨中急忙赶到顺路站。当我穿过检查站时,热心的站岗警卫帮我卸下背上的那个沉重的包裹,并把它放在测试带上。松了一口气后,我迅速感谢了保安,走了进去,背着我的背包,把自动扶梯带到了K 342楼的候车室。

火车是晚上6:10开往青岛的快速旅客。我很沮丧,因为我没有得到一张卧铺票。在我看来,这是一次艰难的旅行。这次我的目的地是山东临曲,参加第十七届世界阅读日笔会和越游世界文学大赛颁奖典礼。我坐这列火车到潍坊站后,从潍坊换乘临曲公交车,这条路颠簸了20多个小时,但休息不好,你能说我不怕吗?

我害怕上了公共汽车后一整晚都不能好好休息,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稍微松一点的座位,把背包放在上面,靠在上面,闭上眼睛休息。喧闹的候诊室嘈杂而多变,就像一个现成的舞台,在舞台上诞生了,白天,网络,结尾,丑陋,每个人在剧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我压着不安的心情,耐心的儿子假睡,万一登船后不开心。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耳朵似乎不再受噪音的干扰,前几个耳朵的杂乱无章的声音似乎也消失了。由于怀疑,我不禁好奇地睁开眼睛,仔细地、怀疑地望着候诊室里的动静。

原来,自从候诊室什么时候开始,一个二十多岁、二十多岁的穿着考究的年轻人,长得很英俊,理性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让人觉得他是那么年轻,那么精力充沛。

他的左手斜着一个大的皮笔记本,右边是一本绿松石的证书样的小书,在座位旁边的候车室里向乘客兜售。然而,奇怪的是,他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说,但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的微笑。不时地用右手中的小书指向左手打开的笔记本上。我偶尔看到有人给他十块二十块钱。我不时地看到有人在笔记本上划了几下笔画,好像他们在做记录或签名字什么的,但大多数人握着手拒绝签字。有一段时间,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好像在乞讨.由于他的身体真的累了,他没有费心仔细地看,等着他的到来。他心里隐隐约约有一种鄙视的感觉,一个这么年轻、那么迷人的人怎么能不一个人生活呢?

这位年轻人在每位乘客面前的几排座位之间转过W字形,摆着同样的姿势,用同样的动作,最后在两排座位转过身来找我。

当那个年轻人站在我面前时,他仔细地看着他。但他只有一岁。6米高,漂亮,英俊的脸带着淡淡的微笑。一件亮黄色背靠背T恤,一条水穿蓝色牛仔裤,脚上的蜘蛛王牌鞋擦亮,穿着时尚,富有英俊,举止端正,闪闪发光。从他的行为和外表来看,我想他是荀城一所大学的学生,甚至是一家商业公司和一个商业品牌的推销员和形象代言人。

安静等候室

我惊讶地看到他手里拿着两种不同的尺码和颜色。

结果,这位年轻人右手拿着一张聋哑人的残疾卡,左手打开的笔记本上留下了捐献者的一些通讯和个人签名。直到那时,我才明白,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以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因为他是个聋哑人,我对自己内心的阴郁感到羞愧。

他站在我面前,总是保持那淡淡的微笑。当他用糟糕的手语与我交流时,我茫然地看着他,他不停地在我面前摇着右手上的残疾卡,告诉我他是个聋哑人,他签发了证书,这是真的。然后他用他的残疾卡指着左手上的笔记本。他告诉我,如果他给他捐了一些钱,他会把我的名字留在笔记本上。这一次他也会记住我的善行,他还会邀请别人在纪念碑上题字。永远记住那些帮助他的善良的人。

在我看来,他的供词有点过头了,所以我没怎么想。他从背后口袋里掏出一些钱,放在左手上。他让我留下一封信和一个签名。我握了摇头,握了握手,对他说:“算了吧。”没有必要离开或签名,为了同情和同情残疾人,给他一些钱,留下签名有什么意义呢?我礼貌地拒绝了,试图闭上眼睛继续前进。

候诊室还是那么安静,每个人的眼睛都还在流淌着年轻人的形状。这位年轻人仍在执行同样的节目,并在他未过的座位前向乘客再现同一场景的场景。

弄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再也不看了,我继续睡觉。

突然,一声尖叫声打破了候诊室里前所未有的沉默,尖叫扰乱了每个人,我被从混乱中拉了出来。

原来,在里面的两排座位之间,有一个三四岁的女孩,她不知道那个女孩手里拿着一根牙签在哪里玩。孩子的父母担心孩子玩这个东西会伤到自己。所以孩子们不允许玩。但是这个孩子忍不住,死活的想抓着牙签在手里玩,看到父母想拿走牙签,跑到一边,想逃避父母的要求和酗酒,谁知道有一个不小心碰了聋哑人的大腿,他一个接一个地向乘客求救.他手上的牙签被残忍地卡在那个年轻人的大腿深处?

那个聋哑人,夹在牙签上,痛苦地尖叫着,打破了候诊室里不寻常的寂静。悲伤的哭声惊动了所有的来访者,眼睛里充满了眩晕的光,茫然地盯着眼前的东西。那个焦虑的年轻人突然脸红,从候诊室跑开了。

不一会儿,候诊室又恢复了死亡的寂静!

上一篇:信游平台:叔叔,你坐在

下一篇:锦标赛的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