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平台文化 >

时间在磨坊

发布时间:2018-11-16 10:05

我觉得在磨坊里也有一段时间,我觉得从这一生中得到了好处,这段时间总是令人难忘的。正因为如此,我曾经写过“家乡的磨坊”,却忘了写我在磨坊里的时光,那时候有我难忘的记忆,铭刻着我孩子气的兴趣,承载着我的梦想,摇动着成年人的眼睛,随着时代的阴影,思想和情感的浪潮在字里行间摇曳。

我写的磨坊,是村中的磨坊,大概是从过去从大家庭夺取的,位于村中心的五百年老树旁,磨坊平米,是一个四合院。在我美妙的遐想中,村庄、磨坊和古代蝗虫只是一个古老的硬币,村庄是古代硬币的外圈,磨坊是老币的弟弟孔芳,是外圆的内侧,那个古老的蝗虫是古代硬币的标志,在我的心目中,它是怎样的形象。

我写的这个磨坊不是一个单一的磨坊,就像一个小工厂、大小分布的磨坊、油磨机、机械修理、铁匠炉、木工商店、刺绣工厂和其他商店一样。这个磨坊就像一个大房子,满是男女老少,生机勃勃;进出村子的人源源不断,长达十英里的八个村庄,磨粉、油炸油、花生蛋糕、铲子使整个磨坊焕然一新。

因为我母亲早年当会计,磨坊成了我童年的天堂,不,那是我小时候的第二个家。我也不记得那一年了,因为我刚认识那个磨坊,然后又熟悉了那个磨坊,我就睡了,在那长岗上的油店里蹦蹦跳跳;在那燃烧着的火光里,由铁匠祖父的小眼睛挥舞着锤子,锤子敲打着,耳鸣着;我蹲在柴油发动机修理爷爷的身边,看着他用手把油渍巧妙地拆开了大小的零件,是多么自然而自由,也梦想着长大成为一名机械师;我还跳进了磨坊里的面粉袋的混凝土池里,帮着把面粉切成袋子,甚至弄脏了我的衣服;我在磨坊中央的绿松石路上奔跑,跑起来真是太好笑了。我还穿梭于刨工店,被木匠的祖父包裹着,给我做了一把强力的剑,精致的红色流苏枪。这一切都过去了,但在磨坊里的美好时光在我的脑海中是不可磨灭的。

在回忆中,一段美好的记忆突然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躺在地上的油铺里。在我旁边躺着一个老人,他身材矮小,身材可怜,背上有一头骆驼。他在石油商店值班。虽然这位老人并不英俊,但他对我却是那么好,因为他住在我祖母小巷的北端,我母亲叫我叫他叔叔。看到他的回答,他高兴得不得了。他不停地叫我乳头的名字,我听起来像我叔叔一样深情,当我们并排躺在岳芳仓库的泥岗上时,就像躺在我叔叔的康上一样。那种情绪化的味道总是让我向往。对我来说更令人难忘。

童年时期的原油商店是当时村庄和周围村庄的唯一石油来源。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不知道如何去爱油店,油是从油的香味中提取出来的吗?还是挤压臭花生渣的诱惑?或者是号角和榨油的喧闹声?也许不是。不管怎么说,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总是喜欢跑到石油商店。有时候拉杜拉有童年记忆的影子。现在,虽然我觉得有点模糊,但我不能忘记到处都是油污的挤油场面。堆积如山的人,半裸的人,还有高呼的“嗨”号角。

时间在磨坊

事实上,我小时候看到的那家石油店被堆在一起,几堆油压在两个铁盘之间,然后开始采油。我只看到一个又厚又有权势的人。他开始快速旋转托盘顶部的圆盘,当他感到被压的时候,他把几个人插入铁条上,用很大的力量把圆盘转到托盘的顶部,工人们的吵闹声不停地叫着:“嘿,一两个。”号角的声音。在喧闹声中,圆盘会用螺旋锁挤压下来,听到挤压的吱吱声,挤出来的花生油会在托盘周围溢出,流进一条又细又薄的小溪里。慢慢进入水泥槽,然后慢慢进入油箱。记住,在石油被压榨后,熟悉的叔叔会打电话给我在油盘旁边,让我吃从油盘上挤出来的花生渣。我仍然隐约记得花生渣的味道现在涌上我的心头。它是深情的芬芳。

在真正的磨坊里又出现了另一幕,大姑娘们和小妻子们聚集在一起,五六个年轻的女人在咯咯地笑着,忙着,工厂里常常充满欢乐的笑声。大家都说三个女人一出戏,五六个女人大概有两出戏,对吧?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喜欢去磨坊听戏,听他们咯咯的笑声,帮他们摇脸袋,加小麦,玉米等等。我真的很累很开心。但是当他们说,“我要告诉你一个妻子吗?”你会无影无踪地逃跑。在磨坊里的时光让我难以忘怀,不仅听到了他们在磨坊里的笑声,而且见证了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走出磨坊,有的成了村里的骨干,有的成了女拖拉机司机。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我哀叹这个看似卑微的磨坊真的有天分。磨坊里的时间让我知道了这些姐姐,现在几十年过去了,看到姐姐长了,姐姐短哭了,那种感情真的很长的味道。

我在磨坊里真的很久了,我知道铁匠炉子叮当的声音,熟悉铁匠炉叔叔、爷爷;习惯木匠店里锯木头的声音,飞机推木头的声音,我不忘用休息的时间做我的木制手枪,大刀,红尖利枪,木匠叔叔,祖父;我看到最,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站在我母亲的办公桌前,听妈妈熟练地拿着算盘喇叭,算盘珠子上上下下,留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小时候我佩服我的母亲,现在我更想念我的母亲了。

磨坊里的时光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缘分,这种命运让我对那遥远的磨坊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与母亲有了感情,与姐姐、叔叔、爷爷有了友谊,也有了与磨坊日复一日的旧情滋长、旧情难忘、磨坊时光。

乔贤德

上一篇:特别行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