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在线留言 >

谢谢,明然先生(作者高忠波)

发布时间:2018-11-11 10:10

当有人听说我在写小说时,他惊讶地问我这是不是真的。我毫不掩饰地回答他,是的。

他笑着问我写什么?我给他写了一个小说故事的草图。出于对我的尊重,他手里拿着不到1000个字,假装看了看。过了一会儿,我问他我什么时候接手打印,问他:“请给我一些具体的评论。这个怎么样?”

他无法回答,于是微笑着对我说:“我没读过。我读课文的时候头疼。”我很清楚他是不是在,当他拿着报纸的时候,我偷看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盯着某个点,一点也没动。

他说他读一句话时头痛。但是他在麻将桌边拼命地打了两天两夜。他的队伍现在庞大而壮观。据说在日本只有1/16人,在美国只有1/10人在中国读书。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国人民的悲剧?

一定有很多人不读书。

他为什么写一本书?在学校的时候,班上最好的学生是谁?在一群天真的学生中,还是他不是粗俗的胚胎?还是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这样优秀的学生,充其量,却没有老虎在山里,猴子如霸主。他不知道他的作品必须面对世界的不同层次。

小说之后,柴郎山,仙石湖,我想把它送给人们。毕竟,小说的内容是自己的观点,毕竟,我们必须面对人群。为了谁?谁想看?毕竟,它是由一位退休的小学老师写的,他是一个生活在山沟里的腐烂的老人。我被这份手稿弄得不知所措,就像一个流浪在十字路口的流浪者。

再想一想,请看一下老师。刚要和他通电话,我又犹豫了。我以为他联系不上。由于他是一个复杂的才能、诗歌、词、赋、短、中、长故事,他也是一个多产的作家,他的小说故事、情节扣人心弦,他的散文,文字意味深长,典雅而清晰,处处散发着鄱阳湖的魅力,仿佛把人们带入了诗意的幻想王国。由他编辑的鄱阳湖文学包含着各种河流。他既是编辑又是作家。他总是忙着经营一家出版物和一位社会活动家。他能有时间给我看手稿吗?

处于绝望境地的人会站起来。我鼓起勇气打断了他的手腕,给明兰小姐打了个摇摇晃晃的电话。出乎意料的是,老师热情地接受了我,让我在他的邮箱里发短信。

几天后,他打电话给我,说这是他最近几年读过的唯一本原创小说,让他哭了很多次。他还告诉我作品的情节,起起落落,发人深省;人物形象逼真,个性鲜明。

没有必要再多说了。

明然能从乡间读到一篇作品,从未知的草根流下来的眼泪,说明他对这份工作是多么的敬业。否则,他如何澄清和理解作者的创作意图?读一读作者的想法怎么样?怎么会有一颗感动的心流下几次眼泪?

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惊喜,感动和震惊!这一举动,将幸福地陪伴着我的晚年。

第二天,我去县里交换了一些关于小说的想法。

我在想,明然老师利用清明节假期完成了我280000字小说的印刷,写了一篇两千多字的序言。对我来说真是出乎意料。

他对我说,你是一个老人,三年多的辛苦工作,期待着这样的结果,我没有理由拖延。至于清明祭祖,我有半天的时间,不会影响任何事情。

明然老师,他神奇的工作效率,以及关心他人,关心和理解,在今天的物质欲望,真的是罕见的,珍贵的。

明然老师纠正了我的手稿,那么认真负责,一丝不苟。他对他的作品的态度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小说中仍有一些语法和修辞上的错误,他对此作了标记和纠正。在典型的环境中,对典型人物的情感把握是不准确的,标准是越轨的,他还耐心地给了我所有的深入思考和分析,并与我进行了非常谦逊的交流、讨论,并表达了正确的意见。

小说的标题“仙新湖柴郎山”是在明然老师的指导下写成的,原名“柴郎山”改名为“柴郎山”。起初,我不同意Minran关于标题和内容不合适的观点,但后来,在Minran的启发下,我仔细考虑了一下,看到了眼前的光明。新的标题,以其悬念和充分的魅力,为人们提供了一种空间,想象力可以连接起来。文艺是最忌讳的,也是直接暴露出来的。新的标题有一种神秘和含蓄的美,这是神秘和含蓄,因为它可以不时看到。它迎合了大多数人从心底探索的欲望,充满了寻找奇迹的欲望。

明然老师为我写的序言是一篇客观、全面、精练的论述。在他的序言中,我感受并分享了老师敏锐的眼睛,敏捷的思维,睿智的洞察力。这篇文章的洞察力使我信服。他几乎能看到作者心中的一切,用语言表达出来。这需要渊博的知识和优秀的人才。明然老师爱读书,他真的读了一万本书,千里之外。

作者的作品表达了他微妙的内心世界的所有情感和他对世界的深刻认识。“红楼梦”中有一句古话说:万事皆学,人的情感实践是一篇文章。

与一些人不同,老师不读书,或只读书大师,他在浩瀚的图书海洋中漫游,画画、享受和收获。他知道封闭的乡村永远是文学创作的沃土。所以,他读了所有的书,他的心去读,专注,忘记去读。

他是个从渔村出来的小孩。他曾经停在三英尺长的讲台上,游过上海,然后涉足官方事业,现在他是鄱阳湖文学杂志的主编,他真的尝到了各种生活的滋味。他是真正的城市白领,但他没有普通城市白领的嬉皮士般的微笑,装模作样;他有一座宁静厚重的山,他不盲目跟风,比那些欺骗性更低劣;他像小信游娱乐溪一样清澈透明。看到他,就像在炎热的六月里,像一股清凉的山风,让人觉得他是如此的单纯、平静和真实,是那么的醉人和感人。

谢谢,明然先生(作者高忠波)

这是我的印象,我是偶然遇见的,明先生。我很幸运能成为他健忘的朋友。(高忠白)

上一篇:承诺最终是承诺

下一篇:风雨并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