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在线留言 >

拉古的诱惑

发布时间:2018-11-29 10:07

几天前,天气又热又干,他们想吃西瓜。他们花了20元买了它。因此,没有人愿意问他们是否愿意吃。他们说它不好吃,他们宁愿不吃也不买。他还说,任何想吃东西的人都会自己去吃,但别无选择,只能下楼,捡起不小数目的三个瓜,气喘吁吁地走上楼梯,感觉到他喉咙里的烟,急忙把孩子们叫来,他们捡起一块,懒懒地啃着,我也说了什么不好吃,我尝了一口,水不多,怪酸,闷,瓜水流到手上,没有黏的感觉。孩子们不得不吃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只好把剩下的都吃掉了。老实说,我本想不咬人的,但我觉得把它扔掉是一件遗憾的事。它一边啃着枯燥无味的西瓜,一边回忆起小时候吃瓜的情形。

那时候,就像现在一样,只要有钱,你就可以随时吃西瓜,甚至在冬天也可以吃。首先,西瓜只在夏末和初秋成熟,平日不吃带钱的西瓜。第二,即使西瓜掉下来,他们也买不起超过一公斤的钱。大多数时候,他们只会尝到一些象征意义上的新东西。经常在秋天,有一位远方的瓜农开着驴车到村里叫喊:卖瓜!孩子听到了那高声而诱人的哭声,就喊着要大人买它.有些人拿几美分,或者拿两三碗麦子,象征性地买一到两碗,这样孩子们就可以满足他们的胃口了。也有人过着美好的生活,不管孩子有多纠结,他们都漠不关心,焦急不安,还会打骂孩子,有的人不仅拒绝买东西,还会故意对孩子大喊大叫:房子里的大西瓜在房子里,房子里有大西瓜。你想出去走走!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这只是一种自命不凡,不愿为富人买单,如果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孩子们还会大喊大叫吗?

西瓜买回来后,父母给我们每人切了一个甜瓜碗,他们只吃了一小块。我们用小勺吃,一口地吃,只觉得清凉的甜味进了心脾,黏着的葫芦水顺着下巴流到脖子上,衣服粘在它身上。吃完瓜肉后,几乎咬破了瓜皮。父母笑着说:好吧,你连瓜皮都吃了!先试一试,两天后我们就去吃甜瓜,你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我们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因为我们的父母从来没有欺骗过我们。那时候很难,但是每年秋收的时候,我们总要拉瓜。有时候家人拉着一辆车,有时两、三辆人力车,虽然很难,但却能满足孩子们的胃口,而且在地上也很便宜。购物篮可以换几十磅重的西瓜,爸爸和叔叔在路上给我们一个瓜。所以我每天都弄断手指,看看哪一天去拉瓜岛。晚上睡不着,睡不了很长时间,心或明天都不会去拉瓜,这样就可以让肚子吃饱了。

最后,一天下午,父亲让我们再剪些草,说第二天我们不让驴子走。我们有一种预感,要去拉瓜市,所以我们急忙拿起篮子,把草割了,放进去,踩得很硬,直到满了为止。我简直受不了。果然,晚饭后,他的父亲和他的叔叔们坐下来讨论该去哪里,如何准备动物的饲料,拉多少,等等。我们知道我们的父亲会带我们走,但还是睡不着。我们等不及天亮了。我们整晚都在听公鸡说话。好不容易,把鸡叫来,爸爸开始做准备,本来打算让我们再睡一会儿的,谁知道我们已经翻身了,让父母笑了,故意说:今天怎么这么难这么做,多睡一觉,就好了!谁知道呢我们再也不睡觉了。

天一亮,我们就上了驴子的马车,三、四辆似乎是一条线,达达的声音很甜美,微风轻拂,脸也很愉快。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终于到了陆地上。绿色的地面在我们眼前蔓延开来,在汽车停下来之前,我们从车里跳了出来,跑到地上。看着甜瓜的爷爷笑着远方说:不要着急,小心绊倒,到地上,你甚至放开肚子吃,地上不算吃!虽然焦虑,但大人不来,但我们不敢做,虽然爷爷一再说他们想吃自己的选择,但我们还是不敢。直到大人们到来,卸下动物,喂草,和爷爷打招呼,同时鼓励我们:不要担心采摘,今天是为了安抚你的贪婪!原来到了甜瓜,就没有规矩了,那就是,不管多少,地面不算,完全自由。就在这时,我们争先恐后地摘甜瓜,但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总是没有自己的满足感。捡一个大西瓜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我不能用我的力气去摘它。大人们看着笑声。我们变红了,但这对我们没有帮助。我们不得不放弃,摘一个小甜瓜,把它拧下来,然后跑回去。爷爷笑了:人们说瓜在摘瓜,最后摘一个歪瓜,果然够了!一块地西瓜,你摘了一个小瓜,不然我就来。在那之后,他去给我们挑了几个瓜,不几次,他给我们带来了几个大瓜,然后把它们切开。我们把它们捡起来,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西瓜的水从嘴角流下来,所以我们不得不用袖子擦拭它们。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开始打嗝,连打嗝都闻起来很香。爷爷摘了几个瓜,让我们尝一尝,我们贪得无厌的虫子都准备动了,说不要在嘴里吃东西,结果还是接住了,咬,那种香味直接传到大脑!

拉古的诱惑

大人们已经就价格达成了一致,并开始采摘西瓜,但我们情不自禁地蹲了起来,跑了一段时间,试图阻止胃部肿胀。但是这些方法没有起作用,只好等待,开始小便,一个又一个泡泡,慢慢也觉得不那么不舒服。当一袋西瓜被称重,运到车里,付了钱,或者给了篮子运兵车,装好车,向爷爷问好,说我们明年会回来时,我们也很不情愿地离开了田里。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有几个兄弟姐妹在家里被骗了。他们没有来,他们哭着说,但是带的太多了,只好煎了一个鸡蛋,答应让他们拿出两碗以上的甜瓜,他们都愿意放弃。我们还没来得及进入村子,就能看到他们站在山上。也许我们一看到我们的到来,他们早就想到一群麻雀朝我们走来。

上一篇:回顾与绽放青春

下一篇:世界顶级健身自行车品牌土拨鼠自行车价格和价值